【白嘟】山海皆可平 1

-穿越/架空/ooc严重,谨慎食用

-知识浅薄文笔也跟不上,一直不敢写白嘟,可是出于对小白嘟的爱我又实在是想给他们写一篇文。所以有什么问题尽管提吧,没人看我就当自娱自乐了

-第一章试个水,很短


【手动doge


都暻秀敲完最后一行代码,揉揉酸痛的眼睛,收拾好东西打算回家炒个饭顺便看当天更新的美剧。

他刚刚从一个公司跳槽到现在的公司,存款少得可怜,只能租住在一个离公司不远的老旧小区。小区虽然老旧,但是很有生活气息,让他不至于在这样一个竞争惨烈的社会里感到太过冷清甚至抑郁。

可问题是,也太老旧太有生活气息了点……他昨天晚上就因为隔音效果不佳的墙板和隔壁感情太好的情侣睁眼到凌晨两点,早晨六点半又因为去早市的大妈呼朋唤友早早醒来。洗漱的时候对着镜子里眼下发青的自己直打瞌睡。

走到电梯门口,都暻秀想着回去之后要不要委婉提醒一下隔壁的情侣,上次搬来打招呼时觉得还都是挺友善的人。等了一会一抬眼发现电梯丝毫没动,再摁,没动静,再摁,还是没动静。

都暻秀内心非常崩溃。毕竟大晚上一个人从阴暗的楼道里走下十层也不是什么愉快的体验。

没办法,他认命地推开楼梯间的门,打开手机的手电筒,眯着在暗处看东西更吃力的近视眼试探着往下伸脚。

突然他感觉有一阵风从他面前刮过,下意识地觉得不对劲,抬头隐约看见有个身影立在他面前,试图用手电筒照着看一眼这人,结果没来得及顾到脚下,一下就踩空了。

在都暻秀滚下楼梯的一瞬间,他真切地希望自己能早点被人发现然后送去医院。



醒过来的时候,都暻秀意识到自己并没在医院。

坐起来想要打量周围的环境,却看到自己面前站着个白胡子老头正笑眯眯地看着他。

都暻秀被他盯得浑身不舒服,但是越看这个人越觉得熟悉——突然灵光闪现:“您是在楼道里的那位?”

即使被荒唐的情况搞得头昏脑胀,还是要做个有礼貌的好青年。

老头不说话,依旧笑眯眯看着他。

都暻秀有点来火,心说这人把我吓成现在这个状态,现在又这么直勾勾地看着别人,也太不好了吧。

“这是什么整蛊游戏吗?还是什么奇奇怪怪的隐藏摄像机?我今天累了一天想回家休息,别再闹了。”

白胡子老头沉默了一下说:“你当真不认识本仙了?”

“……”

“你连你自己是谁也不记得了?”

“……”

“那可能还好办一点。”说完,他随手一掐,闭上眼嘴里念念有词。

都暻秀被这几个没头没脑的问题问懵了,又见这老爷子满口称自己“本仙”,打定主意觉得这一定是哪个人故意整他,皱着眉头话里也顾不上客气:“你自己玩吧,我要走了。”想要转身却发现自己仿佛被定在原地,手指尖都动不了,心里开始有点发慌了,“别…别闹了!我报警了啊!”

白胡子老头没理他,继续念念有词,然后突然睁眼挥手指向都暻秀。

都暻秀只觉得一阵白光向自己劈头盖脸地砸过来,想躲也躲不开,自己便处于白光之中。


像是在做一场梦。

有一个气派的宅子,云烟缭绕,像仙境,有侍女和小厮模样的人匆匆走过。

有一个穿着古代服饰和自己模样相仿的人。

还有一个面目和善眼角下垂的人跟梦里的自己说了什么,语气好像很悲伤。

都暻秀觉得眼前的场景似曾相似,但是遍寻了脑海中也不见半点印象。

场景飞速掠过,他头晕得想吐。


这时候那个白胡子老头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本仙上天入地好不容易找到你,这次可不许你随意辜负情谊。”

那人说完,都暻秀感觉自己好像被猛推了一把,一头扎进什么东西里面。



都暻秀仿佛睡了一大觉,却又觉得并不像是休息,全身都是疼的,他估计了估计,可能是在公司楼梯上滚下来的原因。

问题是现在耳边也不得清净。有个人在他身边扯着嗓子拉着他袖子哭嚎:“暻秀啊暻秀你快点睁眼睛啊!我不和你抢你的木刀了呜呜呜呜……”

绕梁三日,余音不绝。

都暻秀实在懒得睁开眼,但是考虑到自己的耳膜,他还是决定做点什么。

用力眨了眨眼睛,眼前恢复了清明,他发现很多了不得的事情:我睡的是什么床?我穿的是什么衣服?我身边这个人是谁?那些人为什么点头哈腰?居然还有人跪着是怎么回事?

都暻秀支着胳膊坐起来,抱着最后一丝希望试探地问道:“请问,这里是医院吗?”

刚才大嚎的人眼角还有没擦干净的泪水,还没来得及沉浸到眼前人醒过来的惊喜中,就被这句问话问傻了:“医……医什么?”

都暻秀不死心:“请问你认识我吗?”

“……”

“请问你是?”

那个人嘴角一撇一撇地,一下子就抱住他哭了起来:“呜…呜哇!!!暻秀不记得我了呀!!!!怎么办啊呜呜呜呜呜……”


都暻秀想现在立刻马上就晕过去,最好能够揪住那个白胡子老头的衣服领子让他解释清楚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评论 ( 7 )
热度 ( 21 )

© Crepuscular_rays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