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澈白】和以为高冷实际非常粘人的后辈恋爱啦②

练习之后的聚餐上,边伯贤一反之前在饭桌上用金珉锡的话来说是“好吃的都堵不上他的嘴”的状态,安安静静地吃饭,搞得大家都有点不习惯。

在多方的眼神示意下金俊勉担心地问到:“伯贤啊,今天练习很累吗?还是心情不好啊?”

边伯贤从咀嚼的空档中含糊地回答道:“没有啊哥,我挺好的。”

金俊勉点点头,说,那就好,有什么想说的别憋着啊,随时去找我都可以的。

边伯贤听了这句话心情很好,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了。

大家都吃的差不多了,正常情况下都是还要在吃饭的地方闲聊一会消化一下。金钟大觉得有点累,就跟大家打了招呼先走一步。

他快走到保姆车的时候听见后面有人压低声音喊他,“喂,钟大呀。”一回头,居然是边伯贤。

“你怎么走得这么早?正常情况下应该是你提出续摊然后被他们拽到车里拉回宿舍才对啊?”

“嘿嘿嘿,我跟希澈哥约好了点事。”

金钟大睁大眼睛看他:“进展这么这么快?!我有点跟不上了。”

“什么进展不进展的,就是他今天发现我也打游戏而已。”边伯贤假装云淡风轻。

“你的游戏计划终于奏效了啊!恭喜恭喜!”金钟大继续瞪着眼睛。

边伯贤瞅了他一眼,“谢谢你啊,不过我觉得你应该把眼睛睁小点,不然容易被吹进东西。”

“你这说的是什么……啊,等等等等,有东西进去了,等会我看不见路了!”


边伯贤回宿舍胡乱洗了澡就要奔向电脑,金钟大为了边伯贤的健康考虑,不顾边伯贤几乎要撇到下巴的嘴角硬是给他塞了一杯温水。

电脑屏幕还没亮,边伯贤就赶忙联系了金希澈。

“希澈哥你在忙吗?我回宿舍啦!”屏幕上的字再欢欣怎么也表现不出来边伯贤心里的高兴劲儿。

等了两秒钟又贴心地发了一句:“你要是忙的话没关系,我自己先玩着也可以。”

过了一会没有消息回过来,边伯贤想着可能是真的那边临时有事情,就自己先玩了两把。

又过了一会水杯里的水也喝完了,手机还是安静地躺在那里。

然后心里就开始烦躁了。说生气有点重,毕竟自己不是十七八岁的小女生,犯不上那么矫情。

可是就是不爽。甚至自己脑补了一个金希澈和别人玩得欢脱完全忘了要和自己打游戏的约定这样一个画面。

意识到这一点的边伯贤觉得自己太神经了,厌恶地撇撇嘴角,继续打游戏,键盘敲得哐哐响,却也不像平时一样喊两嗓子,就安安静静地,敲键盘。

从外面赶回来的大部队本来还轻松地开着对方玩笑,突然金钟大冲了出来,跟他们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安静点,然后指指边伯贤的房门。

一片安静中键盘的哀嚎。

朴灿烈睁着大眼睛惊恐地小声问:“伯贤这是怎么了呀?今天他也太反常了。”

金钟大摸摸鼻子,没搭腔。

于是大家顺理成章地把目光转到金俊勉身上。

金俊勉看着七双亮晶晶的眼睛,吞了口水艰难地想要开口,一旁的金钟大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没事哥,我去看看他吧。”金俊勉感激地看着他,并且赶紧把嘴里本能的反驳加自告奋勇给咽了回去。


金钟大敲了敲门,“是我,我进去了啊。”

进门一看,边伯贤黑着一张脸,紧抿着嘴,死盯着屏幕,金钟大进来也没能让他停下手里的动作。

“你怎么了这是?跟希澈哥打游戏打输了?”

边伯贤也不装深沉了,抬手摁灭了电脑屏幕,一脸怨念地看着金钟大说:“没有,我被他放鸽子了。”

金钟大想着金希澈平时是个大大咧咧的人,八成是给忘了,然后张嘴想安慰边伯贤,可是边伯贤倒是先替金希澈找起了借口:“可能是工作上的事吧,或者别的什么事,其实我也可以理解啊,毕竟打游戏又不是什么重要的事……”越说声音越小。金钟大担心地看着这颗欢乐豆的心情低落下去,也变得不太开心了。

“伯贤啊,要不算了吧?”

边伯贤警觉地抬起头,想了想,然后摇了摇头。

“我什么都没做啊,我也没打算着什么,不就是打局游戏嘛,嗨,我没事,刚才矫情过头了嘿嘿嘿。”

金钟大不好再说什么了,捏了捏他的肩膀,“出去吃点水果吧,他们买了草莓回来。”


出去之后他看着边伯贤捏着草莓高兴了一点的神情,决定趟一次浑水。


后来过了几天都相安无事,边伯贤好像忘了被放鸽子的事,也好像忘了自己热爱的游戏,过上了早睡早起的健康生活。

金俊勉看着边伯贤乖宝宝的样子非常感动,表示要承包边伯贤的新鲜草莓。边伯贤不干,说还有我的牛奶和零食呢。


其实金希澈在爽约当天就发现了自己的错误,因为金钟大电话里“不经意”的提醒。

金钟大在电话里先是问了点无关紧要的工作上的事,接着问了金希澈今天做了什么,然后,“咦,听说希澈哥也打游戏啊,我们伯贤也打游戏,你们可以约着一起玩啊。不过今天伯贤好像是本来要约着跟人打游戏结果被放鸽子了,挺不爽的,那架势都要把键盘砸了,不知道会不会从此戒了游戏啊哈哈哈,毕竟他对被放鸽子这种事还是挺反感的……”

金希澈心说坏了,跟朋友一起出去吃饭又续摊玩过了,把要跟边伯贤一起打游戏这茬给忘个干净。

然后他惴惴不安地“顺便”打听了一下边伯贤的状况,金钟大护队友的体质就体现出来了,“伯贤现在挺开心的,吃草莓呢,可是我觉着要是谁再提起来他憋屈的事那就是以身犯险了,不过要是他就这么不打游戏了也挺好,省的再碰见这种事。早就跟他说不靠谱的人多了啊,还是队友好啊,有什么不开心的事说两句就过去了,这下让个不怎么相关的人弄的这么不爽得不偿失,希澈哥你说是吧?”

金希澈自知做错了,也没再说什么,含糊了几句挂了电话。

之后他就怂了。一连很多天都没敢给边伯贤发消息,进出公司也尽量跟他错开时间。


可是公司也就这么大,还是有一天碰见了。

在一个走廊里,边伯贤跟金希澈两个人打了个照面。也是奇怪,平时人来人往的走廊那天偏偏就没人经过。

边伯贤愣了一下,随即低头打招呼问好,想着赶紧离开。

金希澈赶紧反应过来,也顾不上这么久没见面的尴尬,“那个伯贤啊,之前打游戏那个事……对不起啊,我那天出去吃饭给忘了,后来就……这样吧,明天我请你吃个饭,然后聊聊天,你看怎么样?”

过了这么多天边伯贤早就消气了,本来想张口就答应,眼珠一转,有点不情愿地说:“啊明天啊……我看看时间吧,回头告诉你啊哥,我还有事情呢,先走了。”

金希澈继续惴惴不安,边伯贤心情一片大好。


-----------

拖了这么久的确是挺抱歉的 拖延症是绝症啊【哭

另外我真的是想到哪就写到哪的那种 还经常写一些小细节拖延了剧情 这真的是 本能啊本能

或许也会ooc……或许已经ooc了……

那么就在年末密集的投票中看个乐吧

祝你开心

一起加油啊

评论 ( 4 )
热度 ( 8 )

© Crepuscular_rays_ | Powered by LOFTER